恶搞百科

恶搞百科,史上最关注恶搞的网站!

了解更多 »

经典,郭德纲语录 (幽默)  

所属分类:相声系列   发布时间:2009-04-02 11:21:57   作者:路边社社长   浏览量:38

“大爷,美国怎么走啊?”“那谁知道啊……问村长去!”

您大点声不费电!

待会儿散场都别走,吃饭去——谁去谁掏钱。

相声好啊!抨击丑恶,藿香正气。

老先生留下来的传统相声总共有一千多段,经过我们演员这些年不断地努力吧,到现在,还剩四百多段了。还有三百段不让说的,还有100段和建设和谐社会有冲突的。

多听相声说明你爱国。我们街坊有一孩子,会七八国外国语,什么英语、日语、韩语、南斯拉夫语、北斯拉夫语、西斯拉夫语……反正跟八国联军坐一块儿对着骂街他能不重 样!跟他说你听听相声去吧。“不去!听不懂!”法律不管我早打死他了!会七八国外国话听不懂相声!

住的房子千疮百孔,一下雨算要了亲命了:外边小雨屋里中雨,外边大雨屋里暴雨,有时候雨实在太大了,全家人都上街上避雨去了。

你要舍得死,我就舍得埋。

大伙是愿意听啊,是愿意听啊,还是是愿意听啊,我决不强求。

这哥们儿抢了银行开车就上了北三环。下午五点半!警 察到的时候在路上堵得正瓷实。

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神韵。

啊?你不知道我?我艺术家啊!我都艺术家一个多礼拜了。

郭德纲:帝哥,我希望天下和平,天下百姓们安居乐业,国泰民安,没有战争,行吗,嗯?   上帝想了想,这难点儿,咱实话实说啊,我没那么大能力,真的真的,兄弟我不是驳你面子啊,我也不跟你说别的,你换一样行吗?咱商量商量别的。   我一摸身上带了一张别人的相片,帝哥,你看看这个,这是我师兄弟,他叫于谦,长得挺寒掺的,搞不上对象,你给他变漂亮点儿吧。   上帝:(想了想)还是说说世界和平那事儿吧(把相片撕了)   郭德纲:哎,你怎么把相片撕了,啊?你不同意归不同意,撕了干吗,我还留着避邪呢!

家里有钱,开一13开门的卡迪拉克。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好机器,德国进口的,“突突突突”,哦,三蹦子。   一开起来,半个北京城冒黑烟,交警直冲您喊:“孙长老,收了神功吧。”

从今儿起,我吃龙虾再也不就饼了。

手榴弹是贵,要是一块钱六个,我先扔你一百块钱的,法律要是不管,我早打死你了!

这小伙子长得,把脸挡上跟个演员似的……   

好么!这飞机跟大发一样,还带摇玻璃的!。。。。。。坐大发、夏利不给报。。。。。。天津没大发了,都倒腾美国去了。。。。。。飞到美国走了半年加了4万多回油。

郭:怎么办啊?我太有钱了。都不知道怎么花了。哎?!于谦,要不我包你吧!   于:包我?!   郭:啊。。。不是。。。咱再有钱也得挑挑长相儿啊!   

寿星老:玉帝玉帝!~有点事。   玉皇大帝:怎么了寿星?   寿星老:您有榔头和钉子吗?借我使使。我的梅花鹿把栏杆给咬坏了。   玉皇大帝:寿星,让我怎么说你,那鹿你骑不要紧,你得喂呀!~

郭德纲:一来就接了个好活儿,盖一个70多米的烟囱!   于谦:还真不错!   郭德纲:起早贪黑把活干完了,人家来一验收,死活不给我们工钱!   于谦:质量不行?   郭德纲:把图纸拿倒了,人家让挖口井!

郭:哎~~~!曾经有一个赚钱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,但是我没有珍惜。机会过去了,我追悔莫及,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。假如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的话,我希望跟那个村长说:我愿意去。假如非让我在那工资前面加一个限额的话,我希望是:400元。

天冷了,给你寄了件大衣,邮局说太重,我就把扣儿铰下来放口袋里了。

白宫门口站了二十来人,有男的有女的,弄的兜子都准备好了――记者呀!我得留神说话,别被他们抓住什么把柄,丢中国人的脸。往下一走,这帮人全过来了:“师傅要盘吗?”卖盘的!你说白宫文化局都干吗吃的。

――文顺,拿的什么?   ――我不告诉你我带的是煮鸡蛋。   ――给我吃。   ――不给……你猜,猜有几个。   ――我猜出来你给我一个。   ――……你要猜出来我把这两个都给你   ――…………想了半天,5个吧?   

――是一假牙   ――赶紧扔了吧。   ――别扔啊,多可惜。   ――怎么呢?   ――栓上个小棍儿,当痒痒挠儿。

“今天说的这故事啊,离现在不远,家里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问——在春秋战国时期啊……”

9014航班,由打西直门开往大兴黄村,票价5元,请您登机。你说这多有意思。乘务员站那儿得喊,快上快上有大座儿,有大座儿。保你有大座!

某某降生,他父亲病倒了,回到家之后,他母亲最不容易。这边儿是丈夫,这边儿是孩子,都得管。给这边儿喂喂奶,那边儿喂喂药,喂喂奶,喂喂药。喂喂药,喂喂奶。他爸爸特壮,这孩子吃错药了。

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。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……在医院,……肠子都断了还不去医院!……我是篡改唐诗宋词第一高手。

守法朝朝忧闷,强梁夜夜欢歌,损人利己骑马骡,正直公平挨饿。修桥补路瞎眼,杀人放火儿多,我到西天问我佛,佛说:我也没辙!

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(啪!响木一敲)我叫郭德纲。人来的不少啊,我很欣慰,感谢各位的光临。待会儿散场都别走,吃饭去。谁去谁掏钱。听相声二十,起哄一万六。再笑加钱。”

“我们爱上电视台说相声。为什么?好说啊!副导演安排人领着鼓掌。一上台,‘今天’,哗——掌声雷动,‘我们两个人’,哗——掌声四起,‘给大家’,哗——一片掌声,‘说一段相’,哗——,‘声’,哗——,(捧哏的:一个字儿一鼓啊!)‘说得不好’,哗——。   说得不好也鼓掌。你看今天多好,一个鼓掌的都没有。

于谦:剩一颗牙还塞牙了   郭德纲:他吃藕,套眼儿里了!

“我是一有钱人。今天后台,就我开车来的,他们都走着来的,天津那几位老先生,打上礼拜二就出门了。不过我那车啊,最近有点毛病,提速有点儿慢。开始呀,我以为是化油器脏了呢,一检查啊才知道,是脚蹬子掉了……”

“那谁谁谁能吃,一天到晚看谁都像烙饼,没事儿烙饼卷馒头就着米饭吃,那玩意瓷实,扛时候。有时候来后台,提溜煎饼果子准备饮场用……”

我那枪哪去了?借我身保安的衣裳,我穿上我打他。   就你这样的够枪毙五分钟的这样的逮着都先崩后问。

流氓会武术,挡都挡不住!科学家会武术,连流氓都挡不住!

可要了亲命了!

怎么跟您形容他的这个长相呢?烤白薯见过吧,刚烤的好的,拿在手里太烫,一不小心没拿住,掉地上了,那边呢,跑来个小孩,穿钉子鞋,一脚踩这块白薯上了。。他这脸就跟这会这块白薯似的。(捧哏:他这长相能变出一个故事来)

我要反三俗。

你很三俗嘛——但是我喜欢。

“捏砸菜赖捏,甘刹其了捏,捏贵孙儿!”   骂街抽你啊!

这天我跟偏见来在了火车站,车票都卖没了,偏见到一警察面前问:“你知道票贩子在哪儿吗?”警察一听乐了:“我还找呐!”

我要自杀,打算跳楼,这跳楼我有研究,2楼跟20楼不一样,2楼是“啪”、“啊”,20楼是“啊~~~~”“啪”  

听见你父亲去世的消息,街坊邻居哭成一片:“这么好的人啊,死晚了!”

半夜十二点多,俩老爷们光着屁股上街,也就李菁还戴个眼镜——要是再戴个口罩算三点式。

下来俩护士,多漂亮啊:一米七大高个,连鬓络腮胡,一巴掌宽护心毛。  

于谦的父亲——王老爷子。  

李菁有个表妹,穿着高跟鞋踮着脚能走到夏利底下去,长得忒寒碜啊,她那照片贴在门上避邪,贴在床上避孕。

查看详细 »

郭德纲炮轰专家语录

所属分类:相声系列   发布时间:2009-04-01 11:01:49   作者:路边社社长   浏览量:39

专家是流氓 ■如果你只能做一个专家,我只能说你是一个流氓啊!整天挤兑人,还要不要脸!” 全力支持小沈阳 ■我们全力以赴地支持小沈阳,当初小沈阳演出一场不挣钱的时候,这些个所谓的专家也好,学者也好,这些个跟认识字儿的人,都干嘛去了? 欠德云社一个道歉 ■德云社刚红的时候,多少个专家啊,清华的也好,社科院的也好,都站出来说,德云社是泡沫文化,没有知识。可到今天我们都这样了,这些专家连个道歉的话都没有。 没有吃饭的手艺 ■除了每天传闲话、骂闲街、挤得人以外你们有没有吃饭的手艺? 嚼舌头根子没正事 ■你们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,整天跟这嚼舌头根子,你们觉得这样有劲吗?还有点正事没有?你别小看剃头修脚,你会不会? 家里媳妇儿跟七八个人好着 ■好多人家里媳妇儿都跟着七八个人好着呢,他还有心思去关心小沈阳低俗不低俗?你们还有点正事做没有啊?” 无业游民不要脸 ■(专家)不就是无业游民。哪怕会种地,会修脚,我都崇拜你,一天到晚就只会传闲话,还要脸不要脸?” 艺人一场挣5000万是能耐 ■艺人就是卖艺,他怎么走,那是他的路,他一场挣5000万那是他的能耐。 不要玷污清华北大 ■你就说你怎么想的就完了,你不要借清华和北大这两种身份玷污这两个学校,这个不合适。这终归是我心目中神圣的最高学府。 专家死了叫“哦也” ■真的,我今天路上还想呢,皇上死了叫崩,诸侯大臣死了叫薨,普通老百姓死了叫死,这专家要死了叫:“哦也”。 春天花花幼稚园 ■有事儿说事儿,提谁家大人干嘛。真的,就我看完专家的话之后觉得,这不像清华北大,这最多是“春天花花幼稚园的”吧。 宝贝儿你哪骂得过我啊 ■真的,怎么弄呢,我实在的救不了你们了,二得让我心碎。你这会儿跳出来跟这儿骂闲街,哎呦宝贝儿,你哪儿骂得过我啊,这不是更丢人么? 弱智地让我心碎 ■他们弱智地让我心碎,我真救不了他们!欺负一个民间艺人,你们真看不惯上东北骂街去啊,你们上沈阳市中心造反去啊,你跟这儿叨叨有什么意思啊,是真的家庭不幸福么?! 细小病毒导致中枢神经脓性转化 ■其实这么多年来,他们哥俩(宋祖德兄弟)一直没少……一直在说这些话,他就是细小病毒导致的中枢神经的脓性转化,临床上叫“二”,由他去吧。 研究哲学的没辙 ■我就非常不理解,不是研究哲学的么,怎么学的这么没辙呢,我真的看不透你嘢。 他们是唯一的消遣工具 ■现在他们(宋祖德兄弟)倒是我唯一的一个消遣工具,真的,我家里养的这些个狗,全按他们的名字排下来的。

查看详细 »

  • 1
  • 共2条第1页/共1页到第